“化学脑壳”的来由

  • 作者:王传树
  • 时间:2016-07-01
  • 阅读量:6342
  几年前,我担任初三(2)班的班主任,班上有49个同学。因为是高校附中,学生的基本素质还不错,早晨晨读时有学生朗朗的书声,肃静课堂里有学生求知的眼神,课间走道上有学生趣味的游戏,运动场地上有学生弹跳的身姿……一副温馨和谐的校园景观,让人非常的惬意。
  然而,正如一双漂亮的手,有长有短。班上也有几个调皮的学生,陈仲伟就是一个。那年的陈仲伟15岁,个子较高,皮肤较黑,玩世不恭的神态中透着聪明的灵气,不服说教的心态中显露着桀骜不驯:迟到他有理由——做作业晚了;不交作业他有原因——作业多了;上课讲小话他有说法——讨论问题;课间活动把同学绊倒了他也理直气壮——别人走慢了。
  他不是一个沉默的学生,他喜欢张扬;他不是一个呆板的学生,他善于抓住“理由”。数学的基本定律他不熟悉,在推理论证中的张冠李戴让老师啼笑皆非;语文的词性结构他不甚了解,在连词取意时答非所问让老师苦笑不得;英语的枯燥无趣他无心投入,在篇章过关时张口结舌让老师颜面尽失。
  就是这样一个学生,违反纪律不服管,做错题目不服气,考试成绩中不溜,教授爸妈干着急。
  值得庆幸的是,他对初三年级刚刚开设的化学学科兴趣尚浓,偏爱有加。也许是这个原因吧,他跟我这个刚接手的教化学的班主任比较亲近。一次的化学测验考试,他考了94分,我在班上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对他给于了肯定,我说,陈仲伟,你对化学有兴趣,对化学符号很敏感,我想送你一个雅号“化学脑壳”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?同学们马上报以热烈的掌声给了鼓励:“化学脑壳”、“化学脑壳”……陈仲伟也带着满意和羞涩的微笑点着头。这时,我看到了他的满足,他的谦逊。后来的一次学生实验前,我对同学们讲,明天的化学实验主题是氧气的实验室制取及性质,大家要做好预习,做得好,本老师另有奖励。第二天的学生实验中,陈仲伟和另一位同学的实验小组只用了一半的时问就将实验完成,并且操作规范,现象明显,结论正确。我将这两位同学抽调出来,当老师的助手,巡回检查指导其他同学的实验,让这个“化学脑壳”变成化学指导,他也毫不客气的在其他实验组“指手画脚”起来。下课后,我问陈仲伟,你怎么这么快就完成了实验呢?他说,我昨天晚上花了半个小时认真预习了这次实验,掌握了实验的原理和要领,再说,我要是连这个实验都做不出来,也对不起“化学脑壳”这个称号呢。
  此后,我观察到,在课间同学们讨论问题时,常有陈仲伟高谈阔论;当同学有化学争议时,他也爱出来当个“裁判”,在化学这一科的学习里,他的进步增加了他的自信,他的成长增加了他的成熟。我想把他在其他学科的兴趣激发出来,我对他说,“化学脑壳”要经常用呦,不用就糟蹋了;“化学脑壳”就象一部车,不仅能装化学知识,还能够装数学、语文、英语知识呢,不信你试试。不知是我的激将法起了作用,还是他的醒悟催动着他,在初三的后期学习里,其他任课教师都说,“化学脑壳”的学习变主动了,家长也说孩子学习变自觉了。中考时考上了他期待的高中——武昌实验中学。
  我在想,在教育上,老师要找教育的切入点,抓教育的契机,做教育的有心人,对学生一个赞许的点头,一个欣赏的对视,一个夸张的称号,都可能敲击学牛的心灵,走进学生,鼓舞学生,甚至影响学生的一大步。